【直播回顾】投资者的朋友与敌人

发布日期:2020-09-14   热度:1098

【直播回顾】投资者的朋友与敌人

 

 

9月13日,由上海高级金融学院EMBA/EE/GES项目部主办,上海八六三软件孵化器有限公司协办的高金E讲堂圆满举行。

本次活动由线上线下同步呈现,特邀知名经济金融专家、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金融学教授、副院长朱宁做“投资者的朋友与敌人”主题演讲,分享其对中国资本市场当下及未来投资机会研判,以及投资者各类行为的深度理解。

识别下方图片二维码观看完整回放。

image.png

 

以下是直播精粹:

 

今天非常高兴跟大家分享关于行为金融学的内容,《投资者的朋友》和《投资者的敌人》这两本书的很多内容都是基于我(回国后的)过去十年在不同场合进行行为金融学的演讲和教学时候的内容,今年疫情期间我重新将内容做了更新。

 

今天跟大家分享这两本书主要内容,更主要希望传递我们在行为金融学里面所做的研究。我想给大家讲四个方面的内容:第一个方面是最重要的,希望能够警醒、提醒很多投资者,特别是个人投资者对自己的财富,对自己的投资负责。相对应是机构投资者,往往是公募基金、私募基金、产业基金,有专业训练的专业投资者。

 

回国十年,我一直希望做的工作就是能够把我们在全球对于广大散户投资者行为的描绘和证据传递给国内投资者,真正让广大散户意识到自己的局限,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偏差。所以,我从这一两年开始提出这么一个可能会有点冒犯的说法,叫做“散户赚钱,天理难容”。后面两部分想分享基于这两本书的内容,谈谈为什么说“散户赚钱,天理难容”。

为什么投资者不能够获得很好收益呢?因为人非圣贤,人有非常强烈的心理上的缺失和偏差。人的心理上的缺失和偏差恰好和资本市场或者投资领域的随机行走的本质是非常强烈的冲突。我的书序言里面有一句话,投资是一项反人性的活动。这话说的挺深刻,人性是什么呢?其实人性很简单,尤其在投资领域里面人性就两点,贪婪和恐惧。

 

我曾经在美国的时候带加州大学MBA学生去美国奥马哈这个城市访问过一个白发苍苍的长者,巴菲特。巴菲特接受过很多采访,写过很多文章,特别强调我的所谓价值投资理念一点都不复杂,不过就是两句话,别人贪婪的时候我就变得恐惧,别人恐惧的时候我就变得贪婪”。

 

换个角度解读,他很大的优势在于他反人性的操作,利用别人贪婪的时候自己变得恐惧,比如说在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之前,他一直坚持前段时间让大家赚了很多钱的所谓金融创新的产品,都是大规模的财富杀伤性武器,所以他碰都没碰,因为没有碰所以被当时投资界笑为“食古不化”。但结果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巴菲特“骑着白马”,作为救助者以非常有吸引力的价格买入了高盛公司优先股权,不但获得非常高的债权投资收益,而且还把这种债权转成最终已经升值很多的高盛公司的股票。

 

为什么人不能做出很好投资决策?因为我们的大脑不是为了证券投资、资本市场设计的。我们大脑主要是为了人类的繁衍和生存而设计,很多思维方式不是为了面对投资环境,而是为了保证这个人可以在过去和大自然,和其他动物进行抗争的时候,可以有更好的生存机会。

 

投资者往往会犯什么样的错误呢?今天给大家讲四个很主要的敌人。第一点是过度交易。第二是追涨杀跌。第三是关注消息。第四是不愿意止损。我还想指出大家往往认为是自己投资过程中的朋友的那些机构,那些机制,那些信息,它们可能不但不能够帮助你获得更好的投资收益,甚至有可能导致很多投资损失。原因是什么?第一,投资者认为只要赶上一次大行情、大牛市,就一定可以赚钱。真的如此吗?最近一段时间我在清华大学的同事,年轻的教授们研究发现,恰恰是在牛市的时候,散户才是亏损或者表现最差的时候。

 

我想给大家提醒一下,这些广大散户们认为是自己朋友的这些领域,确实可以给大家提供信息。但是基于我本人的研究和基于其他后续研究者做的研究,他们提供的信息给你的帮助很可能不能够帮助你获得大盘平均表现一般的收益;更有甚者,有一些信息,有一些机构给你提供的信息恰恰是为了让你帮助他们完成一些能够对他自己最有利,最有帮助的事。

 

究竟谁是投资者的朋友呢?回到行为金融学的研究,大家都应该读一点经济,读一点金融学,了解最基本的人性的弱点和人性的局限。在了解了经济、金融学之后,大家可能会同意我说多元化的投资,相对淡定从容的选股,有纪律性控制自己的损失,很可能是投资者真正的朋友。